深圳市世豪機電設備有限公司

郭臺銘的12匹頭馬。

2018-01-19

郭臺銘已經尋覓了十多年的接班人了,謎底似乎到了揭曉前夜。

2015年2月,鴻??萍技瘓F取消了每年一度的尾牙宴,此前,鴻海已經宣布分拆芯片封裝業務。前者,被視為鴻海有意關閉外界窺探“接班群體”的窗口;后者,被分析為郭臺銘推進接班人計劃的伏筆。 這場隱秘進行中的頭馬角逐,將產生未來執掌占臺25%產值、在中國內地擁有百萬之眾的代工帝國掌門人。

郭臺銘是臺商中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山。他一生雷厲風行,快意恩仇,一句洪亮的“他媽的”只罵給親近的人,口中一連串“總裁我”更是霸氣外露;他有道德潔癖,對誠信上有問題的人一概甩之不理;他信奉“獨裁為公”,講效率不講民主,加班熬夜比誰都多……高處不勝寒,郭臺銘合適的接班人永遠只能是他自己。

但是,當郭臺銘在2001年表態將于七年后退休時,有關這位繼任者的猜想幾乎沒有任何懸念——舉手投足間都與大哥神似的三弟郭臺成,是人選。

郭臺成比郭臺銘小11歲。童年時,郭臺銘常背著三弟去打彈珠,大哥如果輸光了,三弟還會幫著大哥摸幾顆彈珠回來以翻本。二人可謂兄弟情深,與脾氣火爆的大哥相比,郭臺成為人親和,處事謙虛低調,深得同儕喜愛。郭臺銘也給予三弟非同一般的重視,將PCEBG(個人計算機嵌入式)事業群交其打理,其中包括惠普、蘋果主機板組裝等重頭業務。郭臺成把PCEBG做到獨占鴻海銷售的半壁江山,彪炳戰功無人能撼。2004年,郭臺銘決心發力鴻海一直以來并不擅長的渠道領域,但是各事業群大佬無人愿意接招。這時,郭臺成等于從頭來過,建立CSD(通路服務部)。雖跌跌撞撞幾年始終沒有盈利,郭臺銘仍破格將“部門”級別的通路服務部提升為“準事業群”CISG(客戶創新服務群),甚至親身勉勵員工:CISG凝聚郭特助心血,一定不能失敗。(鴻海的組織架構分成三層,名稱中三個字母的為“部門”,四個字母的為“事業單位”,五個字母的為“事業群”。)

在這位三弟身上,經常讓下屬膽顫心驚的郭臺銘始終保存著一份做大哥的溫情。然而造化弄人,2006年初,郭臺成被診斷出罹患血癌。   郭臺銘傾其所有為弟治病,花費幾十億元新臺幣;親赴五臺山燒香叩拜,提前女兒郭曉玲的婚事來沖喜;甚至在2007年尾牙宴上炮轟美國只顧打伊拉克卻忽視血癌研究……然而郭臺成還是沒能扛住,去世時僅46歲。

痛失三弟,以及整個事業接班人的郭臺銘傷心欲絕。此后很長一段時間,他常悲嘆錢買不來健康與親情,在三弟周年忌日上邊哭邊嚎:“別人不愿意做的事,只有苦勞沒有功勞的事,我都叫你做,你也忍氣吞聲,你體諒我這做大哥的難處……”   ——在大哥心中,三弟永遠無法被替代。   2008年,郭臺銘首次提出接班人三大要求:50歲以下;有能力運營年收入3000億元大公司,每年30%增長率;要有國際運作經驗——這完全是比照其三弟設置的,甚至就連郭臺銘自己也辦不到第二條!

鴻海接班人重要的權力,就是承接郭臺銘的財富分配權;能夠勝任者,一憑業績資歷,二憑血管中流淌的郭氏血液。

嚴格來說,曾服務鴻海22年的二弟郭臺強同時具備以上兩點條件。然而,郭臺強與大哥的風格過于格格不入了。大哥加班,他陪小孩看籃球比賽;大哥低調慎行,他與朋友組織賽車;大哥罰站高管,他與下屬爬山……這些都難免會被嚴肅的大哥“抓包”,實在不如各干各的好。

1997年,郭臺強離開鴻海,借大哥的舊廠房成立正崴精密。兄弟之間從此形成微妙的競爭關系,接班便無從談起了。

剩下的“老幫菜”中,便是與郭臺銘沒有血緣關系的四大老臣:盧松青、戴正吳、游象富、徐牧基。

今天,鴻海以代工iPhone、iPad等明星科技產品而聞名;可在30年前,鴻海實際上是從不起眼的零組件起家的。盧松青與游象富共治連接器事業群,徐牧基鎮守模具事業群,戴正吳則助鴻海拿下Sony相關訂單。這些業務不是賺錢的,卻是鴻海從“制造”到“科技”跨越的關鍵。而執掌這些業務的老臣,形成了圍繞在郭臺銘身邊的第一批頂層人士。

江山代有才人出。隨著公司壯大,第二批高管崛起,與老臣們分庭抗禮。這批新人把持著鴻海賺錢的代工業務——呂芳銘出身惠普,負責網通事業群;蔣浩良曾任蘋果電腦副總裁,由此也帶來蘋果公司滾滾財源,成為iDPBG(數位產品事業群)的執牛耳者;簡宜彬則是從鴻?;鶎痈缮蟻淼母吖?,其負責過的計算機產品事業群營收超過四大老臣事業群總和。

2009年,郭臺銘曾向公眾暗示“蘋果紅人”就是接班人;然而僅僅過了半年,富士康便發生“員工丟失iPhone樣機隨后跳樓自殺”事件,連累蘋果筆記本訂單被廣達搶走。勃然大怒之余,郭臺銘對蔣浩良既懲又保,撤掉他事業群負責人職務,改任董事長室特助;三個月后,事態緩和,郭臺銘又提拔蔣浩良負責天馬行步事業群,發力3C渠道。這樣一折騰,新人幫的翹楚蔣浩良暫時失去了進入頂層角逐的機會。

2010年,隨著呂芳銘擠進董事會,鴻海形成了“三老帶兩新”的局面:郭臺銘、盧松青、戴正吳帶領呂芳銘、簡宜彬。事實上,由于第二批高管普遍比第一批高管年輕8到10歲,呂芳銘、簡宜彬的贏面明顯比老人們大。

臺灣《商業周刊》曾經一針見血地指出,郭臺銘接班人重要的一項工作,已不是如何開疆辟土,而是如何維持鴻海事業群負責人之間的恐怖平衡。事實上,無論是“三老”之一的盧松青,還是“兩新”之中的簡宜彬,他們都在對的時候遇到郭臺銘,亦成就了彼此??墒?,其他人就沒有那么好的運氣了。

蔣浩良易位后,鐘依華接替執掌iDPBG,他是鐘依文的胞弟,后者亦是鴻海事業群負責人。鐘依華上位后迅速穩固住了iPhone、iPod訂單,這讓郭臺銘大喜過望,兄弟二人得以與郭臺銘共同亮相2010年尾牙宴,一時風光無兩。

僅僅半年之后,震驚中外的“富士康N連跳”便把鴻海代工模式推向“血汗工廠”的輿論深淵。也是從這一年開始,受制中國內地人力成本、原材料成本提高,代工利潤不斷走低,富士康國際出現虧損。這也標志著代工模式在中國沒落的開始。

危急關頭,郭臺銘親赴深圳救火,帶上的是IT老兵程天縱。

在鴻海的歷史上,程天縱是一個略帶有悲情色彩的人物。他與郭臺銘相交30年,卻屢屢擦肩而過。在先后供職惠普、德州儀器后,2008年程天縱才正式加盟鴻海,不僅錯過了代工模式,而且還必須服從“三老兩新”的穩定局面,始終沒有得到什么施展拳腳的機會。

到深圳后,程天縱發揮了一位“工會主席”的作用,組織起了“愛心平安工程”、給員工加薪、減少連續工作時長,應付媒體的長槍短炮更是頭頭是道。更重要的是,他主導了富士康隨后的成本壓減。2011年,趨于穩定的富士康成功扭虧,郭臺銘立即任命功不可沒的程天縱為富士康行政總監。

但是,這只是一種暫時的穩定。2012年,三星手機市占有率迅速崛起,嚴重挫傷了諾基亞、摩托羅拉、蘋果等企業,也影響了為之代工的鴻海,富士康隨之墮入深淵,巨虧3億多美元。

此時的程天縱,看對了形勢,卻估錯了身板。他向郭臺銘提議不要再受制于他人,應該創立自有品牌搏一把。這相當于與鴻海整個代工利益集團搶食,矛頭有意無意地指向了“三老兩新”,更是對郭臺銘堅持代工路線的否定。后果可想而知,2012年6月,沒有任何回旋余地,鴻海對外宣布程天縱因身體原因而辭職。

鐘依華則要“識趣”一些,他把問題歸結于技術層面,努力提高良品率及質量控制??墒?,iPhone 5這款史上難制造的手機把鐘依華的努力徹底摧毀,2013年返工量達到500~800萬臺,吃掉10~16億元利潤。很快,鐘依華開始無限期休假,因個人原因辭職。

權力的高度集中、管理層的互相牽制已經成為鴻海發展的掣肘,加之代工模式的日趨艱困,程天縱也好,鐘依華也好,都在錯誤的時候遇到了不那么正確的郭臺銘,唯有抱憾出局。

分拆聯邦與“太子”歸朝

這樣看來,鴻海新掌門還是會在新人幫的呂芳銘、簡宜彬中產生??上?,計劃趕不上老大的心思變化。面對步入“中年危機”的鴻海,2013年6月,63歲的郭臺銘決定作出改變。

郭臺銘決心把鴻海事業群升級為12個次集團,每個次集團獨立扶持3~5家上市公司。而打響頭炮的,是老臣盧松青執掌的NWInG(網絡連接產品)事業群,從鴻海分拆后該事業群將成立新公司FIT.

郭臺銘此舉,意在把鴻海從航空母艦變為航空戰斗群,每一個次集團都將誕生一位獨掌一面的總裁,不同的次集團與母公司之間,是聯邦與邦聯的綜合體,母公司掌握財務與專利。

換句話說,未來的鴻海將有12位次級接班人——郭臺銘可能已經清楚地意識到,只有像自己這樣百年一出的雄主,才能駕馭龐大鴻海所有的事業群,同時也能輕易毀掉這個千億帝國。所以,與其費盡心力尋找“翻版郭臺銘”作接班人,不如將公司分而治之、聯之,他在母公司也還是那個“總裁我”?!?

2014年1月,郭臺銘公開表示,“我常常要講交棒給年輕人,但是我不能輕易退到第二線,不然明天股價就跌了?!?

郭臺銘口中那位“年輕人”可是已經55歲的盧松青?外界卻開始把目光投向郭臺銘的長子郭守正。

郭守正有著與父親一樣的狹長臉型,他的厚嘴唇吐出來的渾厚嗓音也具有明顯的“郭臺銘范兒”。然而,2004年結婚后,郭守正并未加入鴻海,而與妻子黃子容成立山水電影公司,其中作品包括《葉問2》。但是,這些年父親的辛苦,兒子并非沒有看在眼中。終于,2013年7月,郭守正同意回歸鴻海,操盤父親旗下渠道公司三創數碼,這是兒子給父親的支持。

“太子”回歸,是否意味著,他將成為鴻海未來12大次級集團的頭馬之一,或干脆被扶持為坐鎮鴻海母公司的掌舵者呢?

一邊是郭守正面對臺灣媒體采訪時表達了接班意愿。據說,郭臺銘曾在內部會議上不止一次說過:“你要有戰功我才能給,你沒有功,我怎么給?”甚至一急起來,直言:“你這個人啊,怎么教不會!”

同時,鴻海分拆大戲也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,一只只“小金雞”正在被孵化。FIT之后,天津富納源創公司的碳納米管科技、膠材科技以及訊芯科技的芯片分裝業務業已進入分拆調整期。而鴻海旗下公司中重頭的富士康國際已經被更名為富智康集團,彰顯著鴻海由“科技制造業”轉型為“科技服務業”的野心。

另一邊,一支由臺灣經濟研究所主管史蒂文·楊領導的智囊團已經入駐鴻海。他們的工作,就是要幫助郭臺銘尋找合適的人選,進入到接班人團隊中。據說,初期名單中已經涵蓋超過40人,而已經成為諸侯的盧松青形同保送。

事實變幻始終在郭臺銘的反掌間,于是我們距離謎底總有一步之遙。

上一個:

下一個: iPhone7配置信息 蘋果iPhone7新功能詳解。

Top
Copyright?2018 深圳市世豪機電設備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黄大仙论坛精选四肖